為何國產翻拍劇總是遭遇一邊倒的差評?-瞭望智庫 网上的平特肖赔率多少|2017年绝杀不出平特肖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為何國產翻拍劇總是遭遇一邊倒的差評?

孫佳山 | 中國藝術研究院當代文藝批評中心主任

發布日期:2017-06-21

國產翻拍的《深夜食堂》為何會陷入到如此尷尬的處境,而這又與我國電視劇行業的原創困境有著怎樣的結構性關聯,則是在這場喧囂背后值得我們深入討論的真正問題。

近日,根據日本知名IP翻拍的國產版《深夜食堂》在國內衛視和視頻網站相繼播出,但與日本原版近十年來所積累起的良好口碑相比,對國產版《深夜食堂》的評價打分,可能創下中國電視劇近年來的新低。

的確,單從已播出劇集來看,不土不洋、照搬照抄、生搬硬套、矯揉造作這些被吐槽的特征都已集中出現,以豆瓣為代表的所謂高知或小資群體的集體性差評也確實事出有因。那么,國產翻拍的《深夜食堂》為何會陷入到如此尷尬的處境,而這又與我國電視劇行業的原創困境有著怎樣的結構性關聯,則是在這場喧囂背后值得我們深入討論的真正問題。

地氣

日本原版的《深夜食堂》能夠大獲成功的一個基本原因就在于,其是在以深植于日本國情的方式呈現著日本普通青年群體的“煙火氣”。 

由于日本本身就是一個過度注重尊卑長幼、過分崇拜強者、有著鮮明文化等級的獨特社會,再加上過去二十年日本經濟的持續低迷、社會結構高度板結、社會活力嚴重喪失,普通的日本青年長期生存在一個人情冷漠、奮斗無望、無人問津的社會氛圍中——或許是房價的持續走高讓人倍感壓力,整個國內文化語境也壓抑重重,無法感受到人情味——所以,《深夜食堂》中那種在看似極其禮貌的現實社會生活中已經很難感受到的稀有的日本式溫情,就成功地引起了普通日本青年的情感共振。

在這里我們一定要搞清楚:是具有鮮明日本美學風格的物哀式的、克制式的日本式溫情,打動了包括普通日本青年在內的日本觀眾,而不是對美食及其制作過程的無節制視覺呈現。

國產翻拍版《深夜食堂》在這里恰好背離了原著之所以成功所依托的文化土壤,因為日本式的中和、節制的美學表達,即便是底層的“煙火氣”,也不會肆意無度,而國產翻拍時卻將這種“煙火氣”誤讀成“文藝腔”,對美食接近“戀物癖”式的呈現,早已令其喪失了原有的文化功能,和劇情已基本剝離。自然,結局就有且只有一個,就是完全的本末倒置、事倍功半。

 

媒介 

日本原版的《深夜食堂》能夠成功的另一個基本原因還在于,日本文藝生態中獨特的媒介混合生態。

2009年的電視劇版《深夜食堂》,是根據2006年漫畫版《深夜食堂》改編而來。作為漫畫版的《深夜食堂》有著更為深切的治愈系特征,自2006年開始連載,受到了廣泛歡迎,其影響范圍也不局限于日本青年群體和日本本土,在御宅族、二次元群體當中都有著跨國性的影響,吸引了大量各年齡段的忠實粉絲。這都為后來的影視改編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這就是2009年電視劇版《深夜食堂》一經播出就引起收視熱潮的“史前史”,包括2015年日本的電影版《深夜食堂》,以及2015年韓國的電視劇版《深夜食堂》,都是日本這種獨特的媒介混合生態脈絡的自然衍生產物。

 

這也是《深夜食堂》作為知名IP為何能夠被引入我國的重要原因,但也正因為我國不僅在價值觀和文化語境上與之有著很大的差異,而且我國的媒介生態結構也和日本有著相當大的不同,更在相當程度上放大了國產翻拍版《深夜食堂》在跨文化傳播過程中的文化誤讀:沒看過、不了解日本原版漫畫、電視劇《深夜食堂》的觀眾會覺得莫名奇妙,而真正的日劇粉絲又會覺得張冠李戴、不倫不類。

以上,只是國產翻拍版《深夜食堂》深陷差評窘境的具體原因,在其背后當然還有著更為復雜的結構性困局,其也不過是我國電視劇行業在今天的深度行業危機中的一個具體體現。

危機

我們首先做一個簡要的回顧。自我國廣電體系在世紀之交伊始完成“上星”(編者注:指地區省級電視臺的衛星頻道,這些頻道可以通過衛星轉播的方式傳送,相比較地面頻道,其覆蓋范圍更為廣闊,不再局限于一省一地)進程伊始,包括我國電視劇在內的各個領域就踏上了經典改革開放意義上的“野蠻生長”周期,早在2000年,我國電視劇的總量就超過了一萬集。

 

在當時,為了有效應對這天量的行業產能,照顧我國電視劇行業的平衡發展,既保障更多的劇集能夠得以播出,又照顧全國各省市電視臺發展不均衡的現狀,“4+X”政策應運而生:即四家省級衛視和X家地面電視臺包括地級市的電視臺,可以集資購買同一部電視劇,并同時首輪播放。

于是從1999年省級衛視全員上星開始,經過近十年的高歌猛進,中國電視劇更是在2007年一舉拿下了產量、播放量和觀眾數量這三個世界第一,并在2012年觸碰到了很可能是這個歷史發展周期的產能極限的1.7萬集的行業天花板。而最大的癥結正在于,我國現有廣電體系的衛視頻道播出容量,每年最多也就是8000集左右——問題太過顯而易見——每年都有將近一半的電視劇劇集壓根就沒有面世的機會。

從那時候起,盡管廣電總局試圖從2015年開始以“同一部電視劇在每晚黃金時段聯播的衛視綜合頻道不得超過兩家,同一部電視劇在衛視綜合頻道每晚黃金時段的播出不得超過兩集”的“一劇兩星”政策,來調控“4+X”政策年代就一直沒能真正解決的產能過剩問題;但實際的行業效果即便是非專業人士也可一目了然:天價片酬、摳圖演戲、收視率造假、電視臺腐敗丑聞等等,中國電視劇正處于結構性、系統性的危機周期中,這恐怕已經早已不是什么行業秘密和新聞。

脫節

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再看國產翻拍版《深夜食堂》的問題,就可以更加條分縷析。

盡管我國電視劇每年的產能已經穩定在1萬集上方,但如果我們只要稍加放大,就會發現這每年1萬余集電視劇產能的題材、類型結構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推陳出新。

新世紀以來,我國具有精良制作水準、有著良好口碑,同時又能經受住市場檢驗的電視劇題材、類型,事實上乏善可陳:只有武俠、宮廷、革命戰爭、諜戰、都市情感、婆媳和涉案、反腐這非常有限的幾種題材和類型,而后兩種因為一些風險與陳述困難,產量屈指可數。真正能夠支撐起我國看似肥碩的電視劇市場的題材、類型,實在是少之又少、泛善可陳。

那么在這里就有一個極為尷尬的困境。眾所周知,由于我國廣電體系的市場化改革在新世紀初就已經基本完成,衛視上星之后,有線電視在絕大多數地區都已基本普及,再加上近十年來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幾乎已經深入到中國社會的幾乎每一個角落;來自一二線城市之外的,過去并不在主流媒體視野中的,并大多未受過高等教育的幾億青年群體,開始作為包括電視劇市場在內的我國廣電體系的新的增量,逐漸取代了傳統的一、二、三線城市的“大媽”,成為這個時代電視臺收視率、視頻網站點擊率的中堅群體。

這一群體的復雜性、多義性也遠遠超過以豆瓣為代表的,所謂高知或小資群體,他們雖然相對掌握話語權,并有一定的輿論引導能力,但他們并不是電視劇觀眾的主體和主流,尤其在視頻網站已經頗具行業規模的今天,電視觀眾的內涵和外延都在發生著重大變化。

與上述結構性轉型相重合、相適應的是,我國在新世紀以來,再次掀起了新一輪城市化進程,無疑那幾個億的來自一二線城市之外的,過去并不在主流媒體視野中的,也大都并未受過高等教育的青年群體,同樣被深度地卷入到了這一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中。

這幾個億的青年群體,在這一時代浪潮中所經歷的、沉積的情感、經驗,是否在這十余年來的影視作品中得到了有效的、充分的文藝呈現?答案當然顯而易見。

國產翻拍版《深夜食堂》在這個結構中,正處于首鼠兩端的荒誕境地:以豆瓣為代表的,所謂高知或小資群體認為其山寨、抄襲,而對于那數以億計的電視劇市場的新增量的現實生活而言,又有著太過遙遠的距離。

枯竭

在我國電視劇產業的既有結構中,能夠觸碰到歷史洪流的現實題材、類型的電視劇作品如前文所述,真的是少之又少。在反腐、涉案劇被嚴格限制,除了中國式的家長里短、婆婆媽媽的都市情感、婆媳劇之外,我們幾乎真的就再沒有經過市場檢驗的,能夠為深度卷入新世紀以來新一輪城市化進程的那一撥青年群體量身打造,適合他們在這個歷史斗轉周期中的文化娛樂需求的電視劇作品。

在這樣的如潮汐般噴涌的原創性的中國經驗面前,中國電視劇卻遲遲找不到原創性表達的類型模式,不得不說,這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一大悲哀。因此,為了實現自身結構的類型的創新、翻新,在我國電視綜藝界已經泛濫已久的模式引進或者說模式抄襲,就成為了我國電視劇行業在這樣的時代挑戰下,迫不得已也是斷腕求生的必然抉擇。

 

與電視綜藝界直接照搬、照抄韓國綜藝模式不同:一方面,中國電視劇還不具備韓劇均衡的文化娛樂工業水準;另一方面,韓劇中一些過于浮夸、架空的情節設置也并不符合我國電視劇市場的文化娛樂消費需求。再加上中韓關系趨冷,日本,自然成為了我國廣電行業迫不及待要關注的焦點。前些時日同樣也是一邊倒差評的醫療行業劇《外科風云》,就直接“參考”了日本的醫療行業劇《X醫生》,只不過如同國產翻拍版《深夜食堂》一樣,都是東施效顰地蹩腳模仿。

總之,在全行業深陷在至少是中期性結構性危機中的當下,我國電視劇類型化的破冰之路還有著太過漫長的探索周期,類似國產《深夜食堂》這種脫離文化土壤、媒介環境的文化誤讀,顯然不是個案,只還會有更多。以電視劇為表征的中國廣電體系,什么時候能夠找到可以跟上時代步伐的、可持續的原創性表達機制,是已經到了甚至生死攸關程度的核心癥結。

因為,這個大時代留給它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网上的平特肖赔率多少 捕鸟达人破解 球探网足球技术 广西快乐10分在线计划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彩票投注1软件 浙江快乐彩12选5下载 25选7分布图100期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表 娱乐城金沙国际 快乐飞艇